涩樱桃app高清

() 微云峰的山路上。

“大姐,若是待会儿登顶之后见到阿莲,由我与她说,你先不要开口。”

一边拉着萧洛一的手在山中前行,青云不忘叮嘱道。

阿莲性烈如火的脾气他太了解了,平时就比进入杀戮状态的自己还要暴戾,他是真怕那小妮子做出什么傻事出来。

“我晓得,你放心吧。”

萧洛一脸上虽然挂着微笑,但心中却是喟然一叹,暗想自己难道还比不上一只狐狸精不成?不由得摸了摸两眼下的伤疤,又想:

“莫不是这两道疤痕让我变丑了吧?”

微云峰山如其名。

青云在逃入其中的时候还未细看,待静心登山他才发现,这微云峰的云果然很是稀少。

不似九州的那些名山大川,此山越往上爬,水汽虽然依旧浓厚,但云雾却越来越少,甚是奇怪。

“这是因为山中的土行灵力一家独大,空有水汽却不能升腾,故形不成云雾,想必那风骓应该是个修炼土行灵力的行家。”

萧洛一虽修为被封但眼力还在,第一时间就下了个非常精准的结论。

宜家姑娘笑容灿烂青春洋溢写真图片

青云闻言点了点头,但对于风骓之事,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萧洛一,万不可小觑。

若是其拥有强大的真灵之力,莫说是元化境修士,恐怕就连凝神境的高手面对它们,亦没多少毫胜算。

萧洛一不了解此间内情,自然认为元化境修士已经在这小秘境里是顶天的存在,哪怕是风骓也无法突破法则的约束,所以对这所谓的真上便没有多少忌惮。

至于青云先前所言神念传讯之事,萧洛一更是不以为意,只认为是小鬼当时心中慌乱,误把聚音成线当成是神识罢了。

而关于自身修行之事,青云连日来亦时向萧前辈请教了不少,大姐大随便指点一二,往日里困扰他许久的修炼问题,便如同解开了锁扣般一通百通。

他也询问过关于百脉境的一些注意事项,但萧洛一坦言百脉境有时或许比之元化境更为凶险,毕竟打通经脉不是小事,稍有不慎要不灵力逆行半身不遂,要不直接爆体而亡。

可小爷自己在百脉境竟毫无阻碍的一路飙升,经脉似乎根本没有那种传说中的滞塞感,反像那等待蓄水的大缸,一缸满了自然而然便会流入下一缸中。

他甚至觉得只要自己的灵力积累的足够,莫说十二主经脉,就是传说中的四肢百脉他也能一一打通啊?

这让萧洛一只能将一切的缘由归功在麒麟精血之上,直感叹它的神异与青云的幸运,但小爷却在心中幽幽的哀叹道:

“只怕我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完不成人样了啊,哎,胡子长得也老快了,真怕有一天小爷我变成用四条腿走路啊!”

微云峰作为四境山之一,氛围当属是最和谐的一座,这从外界盛传此地被修士占据亦可看出一二。

当然,小爷可不相信此地真是人类当家作主,但自从古道城躲入微云峰上,他二人确实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异兽以及遗脉修士们其乐融融的画面。

没有千羽峰那蛮蛮的居高临下,这里的异兽对修士们的态度似乎都很不错,而修士们对异兽虽然尊敬,却也没有多少那根深蒂固的奴性。

“看来传说中的真上风骓,果然有些手段。”

饶有兴趣的望着正和一只异兽相谈甚欢的年轻修士,青云不禁对那强大无比的真上风骓又多了几分好奇之意。

就在他边走边思考之际,那正交谈的修士似乎发现了两位外来者,赶紧一阵小跑过来,先是抱拳行了一礼,然后笑着说道:

“冒昧询问,阁下可是青云道友?”

青云一愣,亦是行礼奇道:

“有礼,道友识得在下?”

听得是青云本人,这眉清目秀的小修士赶紧又是一礼,继而尊敬道:

“当然识得,青云道友可是真上的贵客,它老人家吩咐过,若是有年轻修士带着女子上山,定要好生招呼,我等亦是见过道友的画像。”

青云了然一笑,心中却是一紧:

“日前洞中的声音果然是那风骓,未想到它竟安排的如此之快,不知有何企图。”

不远处的异兽听得青云的大名,亦是赶紧扑闪着翅膀飞了过来。

这异兽生的有些像羊,背有双翼,头顶独角,模样看起来倒不算很凶悍,只听它软绵绵的开口道:

“原来是青云道友大驾光临,想必这位仙子定然是萧洛一道友了,在下俑合,这是潘冀,我们是微云峰的守山人之一,有失远迎,还请两位道友见谅。”

说完,这名为俑合的异兽还用翅膀轻轻拍了拍那潘冀的脑袋,似乎是在告诫他客人来了竟然没有先行自报家门,又似乎是在教训他冷落了一旁的萧洛一。

青云闻言亦是赶紧回了一礼,人家客气,他自不会失了礼数。

关键是这潘冀不过十**岁的模样,修为却已经达到了百脉境的后期,气息浑厚比之自己还要强大。

而这异兽俑合的境界亦是与潘冀相仿,不过若是算上真实实力,百脉境后期的异兽足以挑战元化境的修士了,他不得不慎重。

“青云道友不必多礼,阿冀也说过了,您二位是真上的贵客,里面请!”

“道友请!”

见一人一兽二话不说便直接让开了道路,青云心中闪过了一丝犹豫,但萧洛一却是对他微微一笑,不着痕迹的推了他一把,也让他打消了那份顾虑。

“若那风骓真想害你,你早就死的连渣滓都不剩了,倒不如去看看它有什么企图,毕竟青莲妹子还在他手里。”

行至半路,萧洛一悄悄对青云说道。

“姜还是老的辣吖!”

青云真心实意的夸赞道。

萧魔女毕竟是修行百多年的元化境前辈,走过的桥怕是比他走过的路还要多,有些事情想都不用想便能做出判断。

“你敢说我老!?”

萧洛一闻言柳眉一阵倒竖,气呼呼的掐了把青云腰间的软肉,疼的他差点叫出了声,不禁亦是让其在心中暗骂女人有时候真是不可理喻。

他俩的声音其实并不大,但那潘冀似乎听到了什么,有些不满的回头道:

“萧道友请勿在此地直呼真上的名讳,这是犯忌的,还有,真上不仅修为参天,且心地善良,又怎么会加害你们呢?”

“多嘴!”

那俑合一看便是老成持重的性格,毫不犹豫又是一翅膀扇在了潘冀的脑袋上,不过这次它下手可颇重,竟直接将潘冀打了个踉跄,然后赶紧回头道:

“潘冀还小不懂事,请二位莫要见怪!”

“对不住,是我们失言了!”

青云赶紧道歉,俑合又道:

“您们是九州修士,非我三十三界本土生灵,对此地的风土人情知之不多,待见到真上之后,二位心中便自有分晓。”

青云闻言点了点头,不再多言,只是更加用力地抓紧了萧洛一纤细的玉手。

多了两个外来者跟在身后,俑合与潘冀也没了先前那相谈甚欢的模样,彼此都是一语不发的默默朝山顶前行。

微云峰虽然不高,但它的山门却修建在了半山腰上,也正因如此,青云他们才刚走一会儿便遇到了这一人一兽两位守山人。

离峰顶越近,他们亦看到了越来越多鲜活的身影。

不出青云所料,这传说中的微云峰果然是一派人兽和谐的模样,纪律也极其散漫。

有人类与异兽一同修炼的,也有异兽在指点人类的,甚至还有人类能够骑在异兽身上与另一对组合共同斗法的。

当然,这都是被控制在没有死伤的范畴内,直教青云在心中感慨不已:

“真该让那可恶的老牛蛮蛮过来进修一段时日,别整天把什么蝼蚁挂在嘴边,靠。”

同样的,由此他不禁联想道:

“只怕这些修士便是被异兽们挑选来四境山修行的吧?估计有人早就在此扎根繁衍了,就是不知道他们要这些人类前来作甚。”

因为此地异兽众多,故而青云对于血脉之力的隐藏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起来,但同样因此让他发现了一些怪异的事情。

不知是不是此地真灵之力有些浓郁让他产生了错觉,青云竟在有些修士身上也感觉到了真灵之力的存在,虽然不多,但难不成他们也跟自己一样,流淌着真灵血脉不成?

那曾和姚破风提过的荒谬念头,不禁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出。

穿过此起彼伏的修炼人群,四人逐渐开始拾阶而上。

有趣的是,一般的宗派通常会在山门设有迎客亭,或者解剑台之类的建筑,用以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提供歇息的场所,而这微云峰却大相径庭。

不仅山门修的很小,除却微云峰三个大字亦没有任何的提示,若非附近有着众多修行演武的修士与异兽,或许还真的很难发现这就是传说中的微云峰呢!

随着攀登,慢慢的,石阶开始变得细窄起来,山路也徒然变得陡峭。

潮湿的山风吹拂着青云的面颊,岩石铸成的台阶坑洼不平,他仿佛又回到了一仞山中那条熟悉的通幽小径之上。

燕两山时而慈祥时而严厉的声音,缓缓地在他的耳畔响起,还有南枝妹妹,墨绿色的裙摆似乎永远转个不停,那两条甩动的着的马尾辫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。()